这四个家伙,同样也是灵花世家的供奉。

“一二三四五,五名五阶鬼仙,好大的阵仗,看样子,你们分别金,木,水,火,土五系鬼修!”

凌云打量了一下,立即判断出这五名鬼仙的属性。

他们并非都是青木鬼域的木系鬼族,而是来自于冥界五大鬼域,通常也只有如同灵药世家这样的势力才会招揽冥界五大鬼族。

“哈哈,臭小子,不管是谁!今天你也难逃一死!”

“不错,我们联手,即便六阶鬼仙也得跪!”

风残花他们五个可是师兄弟,五个联手曾轰动冥界一时。只因太过于嚣张,结果惹怒了鬼圣,不得不隐姓埋名入了灵花世家,成为灵花世家五大供奉。

至于他们所说的,五个联手就连鬼圣遇到他们也得跪,那只不过是吹牛而已,只是他们联手却真的非常厉害。

“这么嚣张!就凭你们五个联手,能将鬼圣打跪,我可不信!”

凌云在冥界也有一段时间,已经渐逐了解鬼族。对于这五大鬼仙的修为境界,他可以清楚地判断得出。修为最高的也只是五阶后期。

就凭他们五个联手,能斗得过鬼圣,开什么玩笑。

“哼,小子,听说过五气朝元么?”

骑自行车的清纯美少女

风残花冷声说道。

“五气朝元!自然知晓!五阶鬼仙,不就称之为五气朝元境么?”

在冥界之中,三阶鬼仙拥有三花聚顶,而五阶鬼仙则可以达到五气朝元,这个只要达到五阶的鬼仙,都知晓。

“哈哈,看来他这是一知半解,那就让他见识一下。”

“不错,臭小子,得罪灵花世家,这就是你的悲哀,能死在我们的五气朝元之下,却是你的荣幸!”

风残花他们曾有五气朝元之称,联手释放五气朝元,可以形成一定范围的天地之威!同时合他们之力凝聚法相!

气势强大,几近鬼圣的存在。

“又是灵花世家!”

凌云丝毫不惧!虽说风残花他们凝聚出了天地之威的法相,可是距离真正的鬼圣强者凝聚出来的法相还差那么一点。

在他眼中,尽为破绽!

“哈哈!我不管你是谁,伤了我儿子,那你就得用命来偿!”

夜语蓉也来了,陪着她一起的并不是花家二爷,反倒是灵家二爷。

花家二爷不敢动手,可是灵风通却没有顾忌,为博美女一笑,他乐在其中。

“只怕你们杀不了我。”

听口气,不用问凌云也能猜得出夜语蓉的身份。

“好大口气!够狂,怪不得嵬魁会看重你!哈哈,可惜啊!你惹了不该惹的,也碰不该碰的!”

灵风通说道。

他可是早与夜语蒙商量好的,想办法让花之歌娶得灵果果,那么他便有机会可以趁机夺权。

“是么?你又是谁!”

凌云可以猜出夜语蓉是花之歌的母亲,那是她自己说的,可是这个站在夜语蓉身边的家伙又是谁。他爹么?1234

一开始凌云是这么认为,可是当听到灵风通说出这话,那就应该不是了。

若他是花之歌的父亲,他应该表现得如同夜语蓉一样的愤怒才对。

“我是谁,你还没资格知道!”

灵风通自我感觉良好,在他眼中,凌云将死。

“还不动手!先斩断他四肢,我要慢慢收拾他。”

夜语蓉冲着风残花他们喝道。

灵花世家如今已超过一半掌握在夜语蓉手里,她的话可比花仓无管用。

“是!”

风残花他们应道,法相立即锁定凌云。

凌云正待出手破了他们的法相,可就在此时一柄刀飞入宅院,挡在他们中间。这刀显得有一些特殊,刀柄菊花纹,刀身通透!

风残花他们见之,无不是吓了一跳。因为他们皆认识此刀。

“仙菊刀!地榜第五,菊花砚!”

灵风通也认识此刀,这不正是他们地府拍卖会捣鼓出来的地榜之上排名第五的高手,菊花砚所用的兵刃么。

菊花砚可是成名已久的五阶鬼仙,实力非常厉害,以刀入道,五阶大圆满的强者。

咻!

菊花砚飞身而来,站在其仙菊刀旁边。

“嘶!他来干什么?”

风残花他们的脸色可不太好。若是一对一的话,他们谁也不是其对手,只怕连十招都难以撑得过。可他们联手,未必会怕菊花砚!

只是却没必要与菊花砚过不去。因为这菊花砚是千香楼的大护法。

“大护法,你怎么来了!”

夜语蓉以前可是千香楼的头牌花魁,岂能不认识他。

“原来是蓉蓉。我奉小姐之命,请这位公子天香楼听琴!给我个面子!”

菊花砚将刀取回,非常平淡地说道。

“什么小姐?”

夜语蓉的脸色不太好。据她所知,菊花砚身为千香楼的大护法,在千香楼里仅听命于千香楼主,而千香楼主可没有女儿之类的,那来的小姐。

“呵!公子,我们小姐有请!”

菊花砚笑了一下,随后转身对凌云恭敬地说道。夜语蓉他们不知道,可他知晓凌云乃是地府拍卖会最近更新上去的地榜第一高手。

连他都把握可以胜得凌云,他不可认为自己突然出现是救凌云。应该说是他救了夜语蓉他们才对。

不过对他恭敬却并非因此凌云是目前地榜第一高手,而是因为凌云是他家小姐要请的贵客。

“你们小姐是谁!”

凌云皱了一下眉头。从菊花砚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凌云自然可以判断出他的修为。五阶大圆满啊!而且还是一名特殊的刀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