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过午饭,顾娴就准备带清舒回家。

顾老太太舍不得清舒,说道:“你回去,让清舒留下来陪我几天。”

顾娴虽然心软带了清舒过来看望顾老太太,但她并不愿意让清舒留在顾家,一来是怕顾老太太将女儿宠坏,二来也是担心袁珊娘碎嘴说她要顾家帮养女儿。可惜没等她开口,清舒就欢天喜地应了。

搂着顾老太太的脖子,清舒说道:“外婆,我留下来陪你。”

亲娘对她不错,但碰到事就让她忍让。可外婆却真如陈妈妈所说,将她疼到骨子里,不忍她受半点委屈。

上辈子是个没人疼的小可怜,所以清舒特别喜欢这种被人宠着的感觉。

顾娴说道:“红豆,你不是要认字练字吗?红豆,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能三天打鱼晒两天网。”

“外婆可以教我呀!”能打理偌大生意的人,岂能不认字。

说完,清舒说道:“娘,你可是答应过我以后都叫我大名的。娘,你要说话算话。”

顾娴也是叫习惯了,一时难以改口。

顾老太太笑着道:“你要不放心,我让钟妈妈来教清舒。”

钟妈妈祖籍在金陵,虽是商户之家,但父母开明自小就送她去女子学堂念书。因聪慧过人,她考进了金陵女子学院,后还嫁到官宦人家。因夫家犯了事沦为阶下囚后被官府发卖。正巧被去金陵游玩的顾老太太一眼相中,然后将她们母子两人一起买下,避免了母子分离。

清纯可爱萌女孩甜美私房照

也因为这个原因钟妈妈非常感激顾老太太,尽心尽力帮着她料理府内的事,是顾老太太最得力的臂膀之一。

由她来教导清舒,就是顾娴也说不出反对的话来。

顾娴说道:“那过几天我来接她。”

顾老太太嗯了一声道:“那你回去吧!”若是没那么一个搅屎棍,她肯定会提出让顾娴回来养胎。现在,就自己受累多跑几趟。

顾娴回去后没多久,丫鬟就搬来两盆开得茂盛的杜鹃花。

顾老太太掐了一朵杜鹃花插在清舒的头上,笑眯眯地说道:“真漂亮。”小姑娘就该打扮得漂漂亮亮,让人瞧着就喜欢。

清舒又亲了顾老太太一口:“外婆真好。”东西不在贵重而在心意,所以哪怕只给她一根针一朵花,她也欢喜。

正说着话,花妈妈进来说道:“老太太,罗掌柜求见。”

钟妈妈与花妈妈两人,是顾老太太在内宅的左膀右臂。而罗掌柜,却是她在生意上最倚重的人。

顾老太太笑着道:“让他进来吧!”

罗掌柜五十左右,留着胡须,人看起来很严肃。一双眼睛,特别锐利,好似能将人看穿似的。

因为屋子都是心腹,顾老太太也没顾忌直接问道:“可是有什么要紧事?”若没紧要事,罗掌柜不会这么急匆匆赶过来。

罗掌柜确实是有急事,若不然不会得了顾老太太回来的消息就赶过来:“老太太,阿芹生病了,我想带她去金陵寻名医。”

罗掌柜的妻子高芹与他自小一起长大,是真正的青梅竹马。罗掌柜当年父母出意外兄嫂霸占了家产将他扫地出门,高氏不顾家人反对执意嫁给一穷二白的罗掌柜。刚开始过得很苦,后罗掌柜得顾老太爷的赏识混出了头,高氏也过上了好日子。

顾老太太吓了一大跳:“怎么回事?”去府城之前都没听说有病呀!

罗掌柜摇头说道:“她总说心口疼,大夫诊治说是心疾。可吃了大半个多月药,一点效果都没有。金陵名医多,我想带阿芹去那看看。”

其实罗掌柜原本想带了妻子去京城,那里的名医肯定更多。只是金陵他认识不少熟人,可以请这些人帮忙找大夫。可京城连个认识的人,去了那两眼一抹黑,大夫都不知道去哪找了。

顾老太太忙道:“那赶紧去,这生了病可耽搁不得。”

罗掌柜的这次来,主要是要将生意交接下,毕竟茶铺跟绸缎铺都是他在负责:“”老太太,将茶铺交给黄掌柜,绸缎铺子交给刘掌柜。两人都在铺子里干了许多年,不会出岔子的。”这两人都是罗掌柜一手带出来的,也信得过。

顾老太太点头同意了,说道:“生意上的事你不用操心,我会处理好的,你尽快带了阿芹去金陵。”

等人出去后,顾老太太写好两封信,就带着几瓶子药丸准备出门。

清舒拉着顾老太太说道:“外婆,我也去。”她不想再跟上辈子一样总是被关在家里不能出门。她想出去多看看外面的世界,然后交一些朋友。

顾老太太点头答应了。

到罗家的时候,罗掌柜已经收拾妥准备要启程去金陵。

清舒见高氏气色很不好,走路都要人扶着,当下明白为何罗掌柜如此着急了。

顾老太太宽慰了两句,就将自己准备的东西交给罗掌柜。

罗掌柜的也没推辞,接了东西道:“老太太,等阿芹病好了我们就回来。”

顾老太太点头道:“一路顺风。”

看着远去的马车,顾老太太叹了一口气。高氏病了还有丈夫帮着请医问药,可她呢?嗣子眼里压根没她这个养母,女儿又出嫁指望不上,也不知道老了以后会怎样。

感觉到顾老太太低落的情绪,清舒搂着她说道:“外婆,你怎么了?是不是担心高爷爷跟高奶奶呀?”

顾老太太点了下头,就转移了话题:“清舒,要不要去街上逛逛。”

“好呀好呀!”说完,清舒又道:“外婆,我想去买字帖练字。”

顾老太太一口答应,带她去了太丰县最大的书铺百文斋。

这百文斋不仅卖各类书,还卖字画跟笔墨纸砚等物。

清舒虽然想买些书回去看,但想着她这辈子才刚学认字,遂放弃了这个想法。

顾老太太看着清舒盯着书时两眼睛亮晶晶的,笑着道:“喜欢的话,我们就把这些都买回去。”她给清舒买的衣服首饰等物花了有上千两银子,这几架子书花不了多少银子。

所以说,顾娴的担心不无道理。顾老太太这么宠着,若清舒是个正常孩子时间长了很容易被宠坏。

有个豪气的外婆,真幸福。不过清舒想着自己现在才四岁,还是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要表现得太过,怕又得被当成妖孽对待了,还是悠着点来。

林老太太上次闹那么一出,让清舒落下了心理阴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