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李玉这一指所造成的破坏,感受着这一指中爆发出来的恐怖力量,王腾顿时瞳孔一缩,猩红的眸子当中浮现出一丝凝重之色。

这一指的威力太强了,让他都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

对方大圣后期的修为,果然非同小可,并非是那种底子不够深厚,勉强晋升到大圣境界的存在,对方还有潜力,未来可以冲击更高的境界。

这种人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寻常的大圣,哪怕比不得那些顶尖奇才晋升到大圣境界后那般出彩,也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湮灭的虚空之中漆黑如墨,光线无法投射进去,那被李玉的裂天神术,天元一击所击穿的虚空之中,汹涌出一道道冰冷刺骨的寒风,仿佛是洞穿到了幽冥黄泉。

“竟然躲开了我这一击?”

李玉的身形浮现在王腾先前所在的身位之前,那一双冷漠的眸子当中露出一丝惊异之色,显然没有想到王腾的速度竟然如此快,反应如此迅速,竟然在第一时间避开了他这一击。

他双眼微眯,本来以为王腾是个狂妄自大到盲目之人,以为王腾会狂妄到来硬撼他这一击,就如同先前那般,没想到王腾此番却选择了躲避锋芒,并未与他影棚。

“我看你能躲几次!”

他冷哼一声,眼神之中杀机炽盛,再次出手,依旧是天元一击。

王腾依旧没有急着反击,他身形闪烁,继续躲避,同时犀利的目光观察着李玉身上的破绽。

“轰轰轰!”

短发小清新女生阳光明媚的午后写真

李玉速度同样惊人,无论是身法速度还是攻击速度,都非同小可,四方观战的众人,除了云逍遥与那青鬼之外,没有人可以捕捉到他的身形轨迹。

他接连出手,一时之间,那片虚空之中到处都浮现出了一个个巨大的窟窿,无数的虚空裂缝狰狞而恐怖。

王腾身形闪烁,在虚空中不断跳跃闪避,两人的身形急速穿梭,导致那虚空之中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形残影,密密麻麻,令人眼花缭乱。

这很惊人,分明是两个人在交手,但是此刻那半空中却仿佛呈现出了一副万万人大战的场面。

无数的空间碎片如刀一般飞泄,将他们的残影碾碎,两人的身形不断的异动,战场越来越大。

“你就只会躲避吗?先前的狂妄何在?”

李玉接连出手都未能建功,没能对王腾造成任何实质上的伤害,甚至连其衣角都不曾碰到,两人一攻一退,让李玉心神愈发浮躁起来。

他终究是一尊大圣后期的强者,更是阴煞宗的宗主,掌管阴煞宗五千多年,威严盖世,而今被王腾当着自己的面杀了自己意栽培出来的后辈弟子李云翰也就算了,而今亲自出手,与之酣战数百上千个招,竟然迟迟未能将其镇压,不能对其造成丝毫伤害,这实在有损他大圣后期强者的威严,有损他在诸弟子心目中的形象。

然而王腾却并未被他的言语激动,他的心古井无波,尤其是战斗时,他更加知道一颗冷静的头脑何其重要。

面前的对手不是一般人,即便是他底蕴深厚,他也不会去轻敌。

至于神魂攻击之法这门手段,这是他的一大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愿意动用的。

神荒大陆不比荒土,强者如林,大圣都算不上顶尖强者,在这之上还有至圣,准帝以及真正的大帝境界的强者。

炼神之法,神魂攻击之术,在神界都是珍贵无比的稀缺法门,要是轻易暴露于人,难保不会引发不可估量的麻烦。

至少,王腾不敢保证至圣与那些帝道强者,不会动心。

而除开这个原因,王腾也希望通过这场战斗来磨砺自身。

“嗤!”

李玉见王腾仿佛完没有听到自己的言语讥讽一般,依旧一如先前那般冷静淡定,只是不断的闪避,眼神不由得愈发阴鸷起来。

他的心已经有些浮躁起来。

其刚刚浮现的身形蓦然一闪,再次朝着王腾追击上来。

其脚下身法潜龙逐日,令他的速度快到极致,在王腾的杀戮领域与朱雀神火所化的火海之中穿梭的情况下,竟然还有如此惊人速度,这很不可思议。

他已经变换了招式,抬手一掌拍向王腾,强大的法力与秩序规则令人心悸。

“轰!”

这一掌的威力强盛无比,在这庞大的力量轰击下,虚空都凝滞住了,可怕的压迫之力挤压虚空,那掌印之中突然冲出了无数的金色符文,化作禁锢,囚禁一方。

他这是变换了招式,见王腾速度惊人,不与他正面争锋,每次都恰到其分的避开了他的正面攻击,此刻改变了战术,打算先将王腾禁锢在一片狭小空间之中,然后在对其进行镇压碾杀。

王腾立即洞悉了对方的念头,但是却并不惊讶与恐惧。

“嗤嗤嗤!”

下一刻。

王腾乱发飞舞,身的毛孔都舒张开了,剑舞凌霄异象被他撑到极致,无边的剑影浮现出来,还有无穷无尽的剑气,从他体内激发而出。

先天剑体锋芒绝世,进行加持,识海之中的剑魂也嗡鸣颤动,将那不朽不灭的剑意催发到了极致。

王腾这次没有躲避,他身都激射出可怕的锋芒。

无穷剑影与剑气融合,环绕在王腾的周身,化作又一重领域,将对方那定住的虚空当场撕得粉碎。

随后王腾在李玉惊愕的目光中,蓦然一掌朝着李玉拍击而出,那无数剑气与剑影化作奔腾的剑潮,在杀戮领域以及神火领域中奔腾而去,冲向李玉。

李玉顿时大吃一惊,先前王腾一直没有与他硬撼,对他的攻击一直保持闪避,没想到王腾此刻突然转身反攻,令他触不及防。

那剑河气势汹汹,奔腾而来,纵然他境界高过王腾,也绝不敢小觑这一击的威力,连忙双手撑开,蜻蜓点水一般朝后倒掠,随后他双手在身前挥动,施展一门玄妙神通,牵引四方气机,想要引导那奔腾而来的剑潮。

然而下一刻他陡然惊悚,面露惊骇之色:“怎么可能,我的无极牵引术竟然失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