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立马让云泽和嫣红的视线,转移到了柳琛身上。百度搜索,更多好免费阅读。柳琛倒也镇定,面不改色地说:“你什么意思,你想说,我才是叛徒?”

天阳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怎么,不敢承认?要不要我告诉泽少,你刚才去了机房,而且和云耀见面?”

柳琛镇定道:“那正是我想说的,我分明看到你在距离咱们营地不远的机房里,跟云耀碰头了。而且,你还把咱们队伍的动态泄露,云耀还称赞你上次做得漂亮,要你继续提供我们小队的情报给他!”

天阳摇着头笑道:“行啊,柳琛,这一手玩得漂亮。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被云耀收买,难道云耀给你的报酬就那么多吗?多到你可以背叛云泽少爷,并且把这桶脏水泼到我的身上?”

柳琛冷笑:“你口口声声说我才是叛徒,证据呢?”

说到证据,天阳还真没有。他甚至不是“亲眼”所见,少年略一沉吟,反问道:“问得好,我也想知道,你指认我是叛徒,又有什么证据?”

柳琛哈哈大笑:“你拿不出我的证据,可我这里,却有你的!”

他忽然转身,对云泽道:“泽少,我亲耳听到,云耀承诺,先给天阳十万贡献点。等大比结束之后,再给他十万,以及上等素材若干。”

“你若不信,检查他的通讯机,查询他的私人户口,看看那里面是否有十万进帐!”

天阳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事情,如果云耀真的痛下血本,往自己帐户里汇入十万贡献点的话,那这件事可就说不清了。

偏是这个时候,他的私人通讯机响起了收到简讯的提示声。

帐中数人皆闻此声,无不朝天阳看了过来。天阳一颗心跌到了谷底,知道自己还是给云耀算计了。

短发俏女郎有着魔鬼身材

这个狠辣的家伙,真的痛下血本,居然拿出十万贡献点来诬陷自己!

“天阳。”云泽脸色凝重,伸出手道:“把你的通讯机给我看一下。”

天阳叹了口气,交出通讯机道:“泽少,这是圈套。”

云泽接过通讯机,点点头:“是否圈套,我自会判断。”

打开,屏幕里立马浮现一条信息:你收到一笔贡献点,具体数量为100000,帐户余额信息已更新。目前帐户余额为,143700点!

柳琛冷笑起来:“你还有什么话说?”

天阳断然道:“我没做过,有什么好说的。百度搜索,更多好免费阅读。倒是你,柳琛。云耀给了你多少好处,应该比我这十万贡献点更多吧?”

“他倒是有气魄,为了诬陷我,不惜拿出这笔巨资。看来他对我们云龙小队的数据盒是志在必得啊。”

柳琛不为所动:“你不用试探我,现在谁背判了队伍,一目了然。”

他看向云泽,沉声道:“泽少,依我说,应该把他捉起来,押送到家族据点,交给二爷发落!”

嫣红微微眯眼,轻声道:“泽少,这件事有蹊跷。天阳和云耀此前还闹得不可开交,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被他收买。”

柳琛冷冷道:“嫣红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说我诬陷他吗?泽少,这是我的通讯机,你请过目,且看我的帐户,是否也有不明来历的大笔汇款!”

天阳失笑道:“如果云耀铁了心要诬陷我,又怎么会那么傻,把贡献点也汇入你的帐户里,那不明摆着落人把柄吗?”

“行了。”

云泽把通讯机还给天阳,淡淡道:“嫣红,你带天阳先回营帐休息。天阳,接下来没我允许,你不能离开营地。”

柳琛皱眉道:“泽少,这也太便宜他了!”

云泽看了他一眼道:“光凭一笔汇款说明不了什么,事关重大,我不会随便冤枉一个人,如果天阳真是叛徒,我自会处理。但现在,这件事还需要仔细调查。”

“可是…”

云泽摆手:“先不说这个,嫣红你先跟天阳出去吧,我和柳琛还有话说。”

嫣红点点头,朝天阳打了个眼色,两人离开了主帐。

他们走后,云泽行至息沙盘前:“柳琛你过来,比起叛徒和云耀来,我在意咱们的排名。云耀的事暂时放一边,现在我们要继续巩固小队排名。”

“你看看,咱们接下来探索此地,你感觉怎么样?”

他朝沙盘上其中一个位置指去…

离开主帐,天阳有些郁闷,云耀这记布置,倒是大出他的意料。

少年心中苦笑,十万贡献点啊。这个数目,足够普通家庭一世无忧,但云耀拿出这笔巨资,却仅仅为了诬陷自己。

看来这个云氏少年,十分在意自己的排名,否则也不会这样做。

“天阳。”嫣红有些担心地看了他一眼,“你别着急,如果不是你干的,我相信云泽少爷会调查清楚的。”

天阳微微笑道:“这点我不急,我就是担心,这样一来,咱们队伍会互相犯忌。”

嫣红轻叹:“希望云泽少爷可以尽快解决吧,不然,我们的排名恐怕会下跌。”

来到自己的营帐前,天阳揭起帐篷,回头道:“云耀很快会有行动的,他好不容易制造了这种机会,如果不懂得利用,那就枉费他之前的布局。你得提醒下云泽少爷,让他别放松警惕。”

“我知道的,你休息吧。”

天阳这才钻进自己的帐篷里。

六个钟头之后,嫣红找来,面带喜色地说:“天阳,快去主帐,云泽少爷找你。”

天阳刚睡了觉,精神饱满,闻言点头同意。

来到帐中,却见有两道身影,除了云泽外,舜华也来了。

见到少年入帐,舜华笑眯眯地把一个盒子交给他:“这是二爷让我送来的,里面是件素材。你可以交给堡垒兑换成贡献点,也可以让堡垒给你加工成素材兵器,当然,加工费怕是要你自己支付了。”

天阳打开盒子,里面是截骨头。骨头呈结晶状,暗紫色,分布着点点蓝斑。在帐中的光线下,那些蓝斑明灭闪烁,宛若星辰。

舜华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看上去你们有话要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告辞。”

云泽含笑送至帐门前,等舜华走后,主帐里就只剩下他和天阳两人。

“泽少。”天阳盖上盒子,看向云泽,不知道他如何看待自己。

云泽转身,脸上笑容如三月春阳:“这里就我们两人,放心吧天阳,我绝对相信你。”

虽然嫣红的笑意已经让他猜到这个结果,但听云泽亲口说出来,少年才松了口气:“那柳琛…”

“柳琛的事暂且不提,甚至云耀,我都可以放一放。比起咱们的小队排名来,这些都是小事。”

云泽走到息沙盘前:“你过来看看,我打算去此地探索,想听听你的意见。”

他往沙盘中一指,但所指的位置,却跟柳琛的不一样。

……

呯!呯!

昏暗的通道里,从前方传来杂乱的声音,声音逐渐扩大,显然有东西正往这边行来。空气中,开始涌来一股异样的味道,让云龙小队的队员们,无不鼻孔翕动。

那是幽邃扈从身上特有的异味,味道就像腐烂的死鱼,腐臭中还带着腥,无论闻到多少回,都让人不快。

此刻,小队正位于一条幽深的基地走廊里。云泽向队伍暂时隐瞒了叛徒一事,同时将天阳带在身边,然后向既定的位置发起探索。

柳琛就在天阳身后,他还记得,和云泽沟通完之后。云泽还发自肺腑地说道:“我愿意相信你的话,但我需要更确凿的证据,所以你得给我盯着天阳,一刻也别放松。”

“如果他真的和云耀有关,那么,云耀肯定还会再联系他。到时候,我们就会得到更确凿的证据。”

想到这,柳琛微微一笑,他已经把最新的情况汇报给云耀,那个小少爷肯定会好好把握的。

只是,柳琛想不通,前面这个银发少年,是如何知道自己和云耀的关系。甚至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见面。

错非云耀早有安排,让自己先揭发天阳,云耀又往少年帐户里汇入巨资。不然的话,自己和云耀的关系,可能会被天阳捅破。

没错,天阳当时并没有看错,柳琛已经跟云耀勾结了。

就在上次因为云耀偷家,柳琛被云泽克扣了报酬,他和两个心腹在营地外一番发泄之后。在回营地的途中,一颗小石头落在他的肩膀上。

当他回头去看时,发现竟然是云耀!那个小少爷站在暗处,朝他招了招手,柳琛本来想大声喝问。转念一想,却改变了主意。

找了个借口离开后,柳琛便跟云耀接触。这云家小少爷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他在擎天堡里欠了一屁股债。

如果不是因为债务缠身,他也不会来参加家族大比。所以当云耀承诺,只要帮他的忙,就替柳琛解决债务。并且事成之后,还会给柳琛五万贡献点。

对比云泽克扣了自己的报酬,柳琛几乎没怎么犹豫,便答应下来。

所以当云泽要找云耀算帐的时候,云耀非但收到了消息,还能提前布置,差点就把云龙小队给吃掉!

还在找”黑雾之下”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