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在心中大喊他已经身败名裂了,他还想怎么样!

可是他没这个胆子……

相反,只能赔着笑对宁溪道歉。

“战太太,是我错了,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条活路吧?”

宁溪其实已经达到目的了。

伊万赖以生存的根本就是他的名气和设计天赋,这些都已经被揭破,他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但战寒爵却觉得远远不够……

“你伪造证据陷害我太太,教唆他人犯罪,如果这些证据送去警局……”

“不要!”伊万听到这里彻底慌了,失声尖叫:“我家里还有一个年迈的母亲,我真的不能去坐牢的!”

“你放心,我太太心地善良,万事以和为贵,不会真的这么狠心的,所以我替你准备了第二条路。”

伊万吞咽了一下唾沫,不相信宁溪真的会这么好心。

但他已经无路可走,只能试探性道:“第二条路……是什么?”

笑靥如花吃冰棒的清纯牛仔裤美女图片

“我太太心血来潮在南非投资了一个矿场,刚好在招聘工人,我非常乐意付你与现在一样的薪资,五年之后,只要你不再出现我太太面前,一切一笔勾销。”

宁溪愕然地看了眼战寒爵。

他还真是瞎话张嘴就来……

她连南非都没去过,还投资矿场?

伊万当然也不愿意接受这种惩罚,失去所有风度,气急败坏地吼道:“去南非做矿工,和坐牢有什么区别?”

“你不是要照顾年迈的母亲么?区别就在这里。”

“不!我不要坐牢,我也不去当矿工!”

“一天之后,如果你没有答复,我会默认你选择将证据交给警方。”战寒爵语气彻底冷下来,看了阿澈一眼。

阿澈了然,直接拖着伊万出去了……

目的达成,战寒爵也没有多留,只是凑在宁溪耳畔,又和她说了几句悄悄话。

宁溪听到他说下班来接她,心想正好跟他算账,便不太给面子的哼唧了下,算是答应了。

落在外人眼底,这是绝对的仗宠欺人。

但战寒爵很满意宁溪这样的态度,微笑着出了vsa集团大厦。

一时间,宁溪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打量,就连威廉都乐呵呵地来和她套近乎。

……

下午,战寒爵没回公司,而是就在街道上四处转悠。

等差不多下午三四点了,才转道去了前两天收购的珠宝店。

他把之前的黑色戒指盒以及戒指都拿出来,摆放在柜台前。

烟花形状的戒心格外耀眼。

“帮我给这枚戒指再重新配一个盒子。”

这枚戒指盒他之前反复摩挲了很多次,边缘已经有了清浅的痕迹,不够新也不够绚烂了。

店员并不知道这就是新老板,只知道老板现在是东方人,所以也不敢轻慢东方面孔。

但来珠宝店不买珠宝,买珠宝盒的,绝对是第一个。

“先生,请问你是用来求婚么?”一个胆大的女职员笑问。

战寒爵微微颔首,算是默认了。

她说他不够诚意,没有戒指,没有鲜花。

他就一次补足给她。

“这枚烟花钻戒确实蛮好看的呢,想要配套的盒子,我想想啊……”女职员琢磨着,看对方认真的样子,大概是想在包装上也别出心裁。

最终,她选了好几套别致的钻戒盒,但战寒爵都不满意。

“先生,钻戒盒其实一般都大差不差的……”女职员苦恼不已,真的第一次遇到这种顾客啊。

战寒爵垂了垂眸,视线扫过店铺展览台中间的一枚超大的粉色钻戒。

那钻戒也有点类似烟花形。

他神色微敛:“那个粉钻的盒子呢?”

“不行的,先生,那颗粉钻是镇店之宝,盒子不单独卖的!”

战寒爵掏出一张通用黑卡:“我连那颗粉钻一起买了,把盒子给我。”

“……”女职员默默翻白眼。

有个成语叫买株还珠,就是这个意思么?

从珠宝店出来,战寒爵望着崭新的戒指盒,薄唇挽起一抹邪肆的笑。

他又开车去了对面不远的鲜花店。

法国被称为鲜花之国,浪漫之都,几乎每个法国人都会买花,追求浪漫,就连家家户户窗台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鲜花装饰。

战寒爵站在鲜花店门口,盯着满目的鲜花,眉峰微蹙。

他突然发现对她的了解太少了。

她喜欢哪种花?

店主看到一名身着名贵西装,矜贵优雅的男人站在店门口,心跳都乱了一拍,忙上前热络询问:“先生,请问有什么能够帮您?”

“买花。”

“……”女店主被他搞得有些懵,又道:“送花有很多种寓意,请问您是做什么呢?”

“求婚。”战寒爵继续回答。

女店主听到求婚两个字,眼睛都发亮了,一般求婚的话男性都比较大方,便开始卖力推销:“求婚的话,最好用红玫瑰,象征热烈的心和爱情。”

战寒爵以前也没求过婚,听到女店员的介绍,薄唇轻抿着点头。

“那请问你要多少朵?”

战寒爵蹙眉:“你建议送多少朵?”

“有的人财大气粗,一口气送九百九十九朵,代表长长久久,也有的人抠门的很,送一朵,寓意唯一,不过一般呢,就送九十九朵吧。”

战寒爵大概估计了下九十九朵的份量,敲定了。

店主开始美滋滋地挑选九十九朵红玫瑰,身后传来男人性感的嗓音:“包装得精美一点,另外把花清洗一遍,香味不要太浓郁。”

店主一一应下,选好之后,正打算包装的时候,却见战寒爵沉着脸走了过来。

他指着其中的几朵红玫瑰,发号施令——

“这朵、这朵,还有这里的几朵,统统换掉,已经不新鲜了。”

店主没想到战寒爵连这些细节都有留意,开始羡慕被他求婚的女孩了。

她换上更加新鲜的红玫瑰,结账的时候,战寒爵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只是在走之前,战寒爵突然问店主:“你确定红玫瑰求婚,她会喜欢?”

“会的,女孩子都抵挡不了玫瑰花。”店主笑盈盈的点头:“尤其是心爱的男人送给她的求婚玫瑰,相信我,她一定会很喜欢。”

心爱的男人送的求婚玫瑰,她就会喜欢。

他是她心爱的男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