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龙起幽蛰,黑雾佐神变。_)确定吗?确定是这个先后吗?太多人。都没来得及捕捉到先后就被风力掀得更远……原来薛程一旦转移,他二人之间那摧枯拉朽的生死场,瞬间就从一隅抽空,又然覆盖到另一处。苦的累的,自然是这些旁观者。

渐渐地。程凌霄整个人都像蒙了层浮光、存在在别的时空一样,薛无情的音律虽然能靠近他却无一能够接触、或是刚要靠近便即转弯绕道。而他手驭的剑芒,则一分十十化百百成千,在他和薛无情身侧一气铺展、终幻化成万千光影、如圆形剑阵列开、势将薛无情琴声圈揽其间,只等这琴音被压制被收束,程凌霄手中剑能够随刻找出其破绽长驱直入。

可惜薛无情琴声虽然被压制,却离收束还早得很,琴音刚被削弱,便又攒聚火龙,声势浩荡射地红。正是日前挫败了四绝阵时所用。

但程凌霄这一更胜过四绝阵的青城绝学“御剑术”,使薛无情一时之间也难以突破,当他内力与程凌霄云影功撞击而过,每次激响,都损各自大半气力,龙形横贯天际,剑影纵穿山河,彼此内气乱窜四射,交织战局中千万次鏖斗,竟然仍只生生打了个平手。擦肩之际,两人虽未触碰到对方身体,却是剑影不变其数、火龙稍有低头,这一番较量,看似程凌霄要更胜一筹。

然而一个转瞬,琴音尚未然消隐,周边横生更多火龙,却不再属于内力,而是薛无情之枪!未出枪时,已能问鼎金朝,出枪之时,自要雄视古今。一霎枪与内力就能交融,枪如火龙,内力是刃,到处轰击,发屋动地。程凌霄剑还在手,面前身后,路已不通,有感风势吞天噬地,更还刮着熊熊烈火,偏偏火舌尖锐切金断玉……眼看就要破除程凌霄的内力屏障。

程凌霄几近败于他手,却不愧武学宗师,这片刻端的是临危不乱,巧妙以御剑术控制万余剑影重设“七星剑阵”,刹那龙虎、玄门、劈空、松风、纯阳、紫蝶、凌虚七种不同剑阵划分并成型,它们竟几乎同时而发,明明由程凌霄一人而控但又脱离了程凌霄的手,这样的万寓于一一归于零,与林阡饮恨刀近乎异曲同工却显然更加炉火纯青。

若言薛无情的枪是风卷尘沙起,则程凌霄的剑则是云化雨落地。那时空气中完都被风沙堵塞,暗夜黑色显得更浓,滚滚来去翻天覆地,倒是有剑丝能够见缝插针,如云离散穿梭,如雨悄然滋长。林阡和邪后杀到这里时,都为这两人的造诣惊撼。不过,薛无情和程凌霄战到这一刻,谁攻谁守已一目了然。

和军兵战势相反,这一刻,薛无情不再是先锋,而是想好怎么为术虎高琪等人殿后了——宋军大胜,林阡希望,这样的形势能够帮程凌霄一把,安安稳稳地送走薛无情,可惜此情此景,凡人交战哪还会对他俩造成吸引?

彼时漫天遍地是程薛内功膨胀的漩涡,任何外人都无法靠近,只得眼睁睁看着飞沙走石之间暴风骤雨昏天暗地,核心处的两种声影纵横激荡你来我往却迟迟无法正面相撞……是,程凌霄的剑在哪。薛无情的枪在哪,他们各自都还没碰到。

没碰到?却已硬碰硬部接招的形式交戈了百余回合,程凌霄如地如山要把那天边的龙挂扯下,而薛无情如天如龙要将地上的群山拔起。缓得一缓。杀招迭起,两人为与对手交锋甚至搬出了各自绝学,真心便宜了林阡林美材诸如此类……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薛无情在这种形势所迫的情况下,反而力以赴地占足了上风。当他的枪法毫无保留骤起更强飓风,竟能将周边几百步外所有人物部扫开,包括林阡等人都无法站稳,程凌霄亦略觉吃紧。虽退两步但仍能御剑战局之中……

倏然光线倏清,林阡清楚看见,程凌霄竟能站在长剑之上,先凭此招稳住重心以静制动;后带剑浮走于风力四面。动静交融;继而控剑凌空悬于此强攻下,有随时随地变静为动之象——不管薛无情风力杀伤有多巨大,程凌霄据剑为立足点,自身战斗节奏,分毫不受影响!这次还哪里是“像存在在另个时空一样”。这次宛然就是真的自造了一个时空……

娇艳如花樱桃少女可爱写真图片

所谓的御剑飞行未必假,如此程凌霄与长剑合二为一,能够站在这飓风中央不被排宕!此情此景,林阡见到时神乎其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但又一想,这和上善若水、风不止而树静都应是一个道理吧。要怎样的阅历和道行。才能修炼到这种等级?

电光火石之间,听得一声暴响。薛程二人内力终吸在一处,从始至终风力还一直在往外斥,周围人物哪个都无法靠近甚至一直在退,整个世界都彷如被装进了一只逆时针走的钟里,又像正在坠一口深不见底的井……

到乡翻似烂柯人的感觉再度浮现,清醒之际胜负已分,薛无情凭这最后一掌内力比拼险胜,终是将程凌霄逼退了几步之外。然而回味这战局中整体攻防,却哪里是最后一招可以概括。

薛程二人分开之际,世间万物才归于寂,那时才发现根本不“寂”,其实战局之侧一直都有兵荒马乱、刀枪剑戟,何以竟被压缩到几乎不能有画面和声音……

形势危急,薛无情忍着心口剧痛,为术虎高琪等人殿后,指挥撤离时淡定自若不失大将风度;

而程凌霄转身,脸色亦不好看,嘴角的那口鲜血也证明是他败了。四大弟子与林阡急忙上前要将他搀扶,程凌霄却摆了摆手,示意无事,果然脚步还轻灵,伤势并不严重。

得见程凌霄性命无忧,林阡因郑王府高手搦战岳离的心魔才有所改善,此刻再回看一眼薛无情离开的方向,他清楚地知道,薛无情适才显然是为了大局、而几乎对程凌霄以命相搏,如此岂能不赢。

可叹竟然有人,能令薛无情以命相搏。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只是有人从不显山罢了。

也叹竟然有人,能令程凌霄这般的都心无旁骛。

经此一役,金军线败退,御风营清水驿等地转危为安,林阡趁势将先前失陷于金军手中的韦营收服,军麾直趋薛无情目前所驻的高崖、黑山。

后几日,御风营等地营寨都已安定,定西县南的战事容易了稍许,程凌霄伤势未曾痊愈,薛无情倒是据说也病了一场,吟儿听说之后极是高兴,说这战果不对吧,分明是程掌门赢过了薛无情。

“非也。”程凌霄正色摇头,“战局中他十有九攻,一直占据着主动。确实是他高出一筹,不愧是金国第一人也。”

“薛将军武功依然如故。”林阡点头,“亲眼目睹之后,才知程掌门的御剑术,果然能御剑克敌,甚至能御剑飞行。”林阡终于对吟儿承认了这仙术。吟儿笑:“那当然,我就说嘛。”

“御剑飞行?”程凌霄一怔,捋着胡须,哈哈笑了起来。

“怎么?”吟儿和林阡都愣在那里,明明都被林阡眼见为实了,难道不是?

“年少之时,曾被一真实的‘龙挂’卷走了数十里,当时真以为自己的性命就这么没了,待到风力一弱,即刻开始挥剑自救,却也参悟出了这种于飓风中生存的剑术。确实演化出了又一层的境界。”程凌霄笑而讲述往事,“然而,落地之时到了近百里外,由于安然无恙,被人误解成御风飞了过去。之后以讹传讹,经年无数传说。实没想到,盟王盟主也信这谣传?”

众人听得瞠目结舌,吟儿脸颊一阵红,侧头尴尬瞄了程凌霄一眼,却怎么看都仍觉得他身上仙气未除……